阿西

兴趣使然的一条咸鱼(•̀ω•́)✧


出欧真是太好吃……【小声逼逼】

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发……
不会写文不要打我(;´༎ຶД༎ຶ`)

哇……从一个僵尸号到了50fo了,十分感谢各位【哭泣】
不知道能不能做点点图点文什么的……天天学习快死了……(T▽T)

无题

给害羞的姬友代发(灬°ω°灬)
【原定七夕贺文 现在冒充耀诞贺文】
【现代 人设 留学生露x药店老板耀】
【或许是上?】
那场淅沥小雨虽是刚刚停止,却并未将七夕专属的气氛冲淡一丝一毫。街上手牵手的年轻男女依然多如牛毛,对面餐厅里的粉色招牌依然醒目亮眼,就连隔壁花店飘来的玫瑰香都还是那么浓郁而甜腻,霸道地盘踞在小小的药店里,似乎大有盖过店里本来萦绕着的淡淡药草香的势头。
药店的老板——那个总爱将黑发束在脑后的年轻男子,早已习惯了常年把自己浸润在各种中草药里,如今呼吸着这有些腻人的花香,倒
突然生出了些许些不适。王耀轻轻叹了口气,却是选择再一次拉开收银台的抽屉,点起了这月的营业额。从这月下旬开始算起,他的手指已经在这些零零总总的纸币上跃动清点了三次有余,可是这依旧无法改变这月的收入比上月少了足足一成的事实。
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王耀砰的一声关上收银台的抽屉,有些忿忿地想。据他的估计,这一天隔壁花店大娘的收入至少会在他的两倍往上。或许应该搞个七夕促销活动?这个念头刚刚诞生的一瞬间,王耀差点被自己的想法逗得笑出声来。他绝对舍不得拿自己精心布置的古色古香的柜台挂上什么粉嫩嫩的“浪漫促销”之类的牌子。就算暂且撇开这个不谈,世界上有哪个傻子会在七夕这天来买药呢?
突然哗啦的一声清晰地传入了他的耳朵——王耀很清楚那是门口垂下的布帘被撩开的声音——金钱的声音。紧接着,一个高大的人影迈了进来。借着夕阳最后的余晖,王耀看清了来客的样子——铂金色的发,发梢反射着夕暖色调的光,象征着东欧血统的高挺的鼻梁,下巴埋在了脖子上缠绕了一圈又一圈的白色围巾里。然而最为引人注目的却是他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当王耀对上那双宛若紫水晶般的眼睛时,那人的双眸里似乎瞬间迸发出了点点光芒——似曾相识的感觉。
听说爱情使人变傻,王耀迅速摆好了标准的营业笑脸,同时在心里暗暗道,现在看来,外国人尤其如此。
其实在几个月之前,伊万对王耀就早有耳闻——那个一直与他不太对付的美国佬阿尔弗雷德,在大学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提着一袋子黑乎乎的散发着奇怪的味道的药材,像往常一样大声嚷嚷着进了教室。“我好像被骗了……步行街…药店老板……奇怪的药……”
当然他在嚷嚷着这几句时,嘴里也一如既往地嚼着他心爱的汉堡。伊万只听清楚了这几个模糊的短语,因为美国人接下来愤愤不平的演说被学生会长拍在他头上的文件夹打断了。
伊万之所以对美国人这段莫名其妙的控诉有着如此深刻的记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天下午,他就见到了阿尔弗雷德口中的那个所谓的“奸商老板”。
阿尔弗雷德所说的那条步行街,其实就是离大学校区不远的商业街。伊万去过那里不知有多少次,却从来没有注意过什么中药店——他必须得承认,对于一个初来乍到的外国人来说,街上的中国风味的小吃比那些中药吸引力要大的多。
所以即使是那个黄昏,他拎着刚刚买回的晚饭,穿过药店所在的街道匆匆赶回学校时,也丝毫没有发觉他刚刚经过的,就是被阿尔弗雷德描述的那家黑的不能再黑的黑店。但是几秒后——准确来说应该是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风一般地从他身边欢快地掠过后,那家小小的店铺,就成了他记忆里再也无法抹去的存在。
身后很清晰地传来了扑通一声,伴随着它的是女孩子尖利而委屈的大哭。伊万的脚步为这突如其来的小小事故顿了顿,短短一瞬的犹豫过后,已经迈出的脚步终是改变了方向,向着仰着脸满脸泪水的小伤员而去。
然而终是有人比他快了一步:就在伊万刚刚转过身子的一瞬间,一片白得耀眼的衣角从他眼前闪过——说是“闪”其实并不准确,那人并没有奔跑,他的步子迈得很大,也很稳,只有飘扬起来的白大褂和披在肩头随着主人的动作微微颤动的辫子透露出主人的几分急切。
当伊万从他突然出现的惊奇中回过神来时,那个刚刚从一旁商店里冲出的男子已经在女孩面前检查她腿上的伤口了。他半蹲在那里,对于他偏瘦的身材略有些显长的白大褂已经垂到了地面的尘土上,他却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只是轻声安慰着仍在抽噎着的女孩。
似乎是发现伤口并不严重,年轻男子直起身来,犹豫了一下后又再次背对着女孩蹲了下去,向身后的女孩指了指自己并不宽阔的背。
伊万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他快步走上前,弯下腰,用他蹩脚的、带着外国口音的中文,对着还蹲在地上的男子道:“我来吧。”然后不容拒绝地抱起了蜷在地上的孩子——似乎因陌生人的出现,女孩子的抽噎声更大了。伊万努力地忽视怀里的孩子似乎永无止息的抽泣声,向面前的人露出他最拿手的灿烂的笑容:“去哪儿?”
现在轮到男子为他的突然出现吃惊了。他愣了愣,接着很快反应过来,指了指他一旁他刚刚走出的店铺,道:“谢谢,就去我的店吧。”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轻松的微笑,本就精致的眉眼舒展开来,琥珀色的眼眸里闪着柔和的光。伊万迅速挪开了视线,夏日末尾的热浪仿佛一瞬间向他袭来,使他脸颊感到了微微的热意——不知怎的,他完全不敢直视这个刚刚认识的人的眼睛。
他只轻轻地嗯了一声,抱着怀里的孩子迈进了那家店铺。出乎意料地,面积并不宽阔的店铺里装修却很精致。或许是因为主人的品味,店里是完完全全的仿古建造。伊万把小女孩尽量轻柔地放在店里唯一的一把藤椅上,然后就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男子熟练地为女孩清洗包扎。他瞥见柜台上药单的签名,眯起眼睛努力地辨认着字迹——王耀,这个药店老板的名字?
酒精的味道与店里的气氛略有些格格不入,但是俯下身子轻柔地为孩子清洗伤口的男子却使这一切都和谐起来。不知是因为恐慌还是疼痛,女孩的抽噎在上药时达到了顶峰,再一次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而那个叫做王耀的老板——或者说叫他医生更为合适,则又一次轻轻拍着女孩的背,耐心地安慰起了她,甚至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只熊猫玩偶,塞进了女孩的怀里。这之间他似乎完全忘记了伊万这个旁观者的存在,只是一心一意地哄着自己的小病人。
伊万就是在小女孩抱着布偶晃晃悠悠回家之前走出店的。当他抬头看见店名的一刹那,伊万突然意识到,这个叫做王耀的药店老板,已经成功地彻底颠覆了他对奸商的印象。
然而当那颗刚刚在伊万心里种下的名为欣赏的种子慢慢发芽成长,并且露出它的真面目——喜欢时,伊万才明白,被王耀彻底颠覆的,还有他的——爱情观。
当他决定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的那一刻,他的人生轨迹,就全部乱了套。就在那个下午,那辆名叫伊万·布拉金斯基,工龄才20岁的火车,兴高采烈地脱离了生活原本的轨道,毫不犹豫地向那个名为王耀的终点站奔去。
所以那一天,那个七夕节,他终是鼓起勇气再次踏进了那家药店,用他一如既往的蹩脚的中文,对着老板说出了从网上学来的,反复练习了许多遍的,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情话:
“医生,请问相思病,怎么治?”
伊万明白,别人的相思病,无药可治;但他的相思病,只有耀能治。
【end?】

“举起手来,要不然开枪【x】了。”
已经不知道在画什么了(T▽T)

于是就乱摸了个n……
有福n的粮吗(灬°ω°灬)

UT二周年快樂

二周年快乐( ⸝⸝⸝•_•⸝⸝⸝ )♡

限前炸浆boy!:

感谢ut!二周年快乐


思伊Yukrystal:



这个企划超级棒的!能参与真的很开心(虽然是死线赶稿)
感谢两位策划以及所有参与的人!
UT二周年快乐!stay Determination!!!




AO牌白熊:







作為喜歡UT 的一份子, 很高興UT 今天終於到二周年了! 之前一直在催稿甚麼的, 可能有點氣氛不愉快… 感謝病兒的統籌和審核, 感謝各位畫手PV手文手的參與和努力以及對我的包容. 在今天, 2017年9月15日, 我們一同為了UNDERTALE 2歲生日而狂歡.








https://1463727379.wixsite.com/chineseundertale-2nd





七夕快乐♪٩(´ω`)و♪
有谁要吸欧吗( ◞´•௰•`)◞?

笔芯(´∀`)σ♡【似乎没比成x】

很棒的游戏!尤其配音让人性奋……

看完瞎摸了些,红胖子真好……【大口吸】